<noscript id="5ossh"><option id="5ossh"></option></noscript>
  • <video id="5ossh"></video>
    2018-09-04  【第三屆東北并購年會回顧】黃榮:從并購看民營企業防范化風險


    2018年8月30日,由中國并購公會、中國金融博物館主辦,產業金融博物館承辦的第三屆東北并購年會在位于沈陽的產業金融博物館隆重召開。光大金控資產管理有限公司、東軟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對本次大會特別支持。全國工商聯各位常委、中國并購公會理事會員、沈陽市各金融機構的負責人和企業代表出席本屆年會。


    本次年會由中國并購公會創始會長王巍主持;中共中央統戰部副部長全國工商聯黨組書記常務副主席徐樂江遼寧省政協主席夏德仁沈陽市市長姜有為發表致辭;全國工商聯專職副主席黃榮重慶市原市長黃奇帆發表主題演講;中國并購公會會長尉立東阿拉善SEE生態協會第五任會長任志強光大金控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總裁杜建軍東軟集團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劉積仁出席圓桌論壇,中國并購公會會長尉立東擔任本環節主持人。

    全國工商聯專職副主席

    黃榮


    以下為黃榮副主席演講實錄:


    尊敬的各位領導、各位來賓大家晚上好:


    并購公會的思想性、創新性和前瞻性給我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特別是他們的動員能力、組織協調能力和執行能力更是讓我感到由衷的欽佩。我覺得一個商會能夠有這么高的組織動員能力是難能可貴的。


    這次并購年會以“東北振興 并購先行”為主題,確實是非常有意義的一件事情。昨天在沈陽舉行了中國民營企業五百強峰會,我覺得這就是助推東北振興、助推遼寧振興的一個實實在在的行動。是先行還是并行還是跟行并不是很重要,只要行動就行。東北作為新中國工業的搖籃,有許多優質的資產,如果能通過并購重組,將市場的力量、資本的力量、政府的力量、企業的力量、社會的力量和體制機制的力量進行整合,按市場規律配置資源、分配力量,無疑將對新一輪東北振興起到積極的推動作用。


    我今天在這樣一個場合來講一講中央對于防范化解重大經濟風險。表面上看防范風險似乎與我們今天的主題并不吻合,但實際上兩者有著非常緊密的關系。實施并購的一個重要考量就是如何評估和防范風險,包括并購決策風險、管理風險、財務風險、整合風險等。下面,我想從并購與防范化解風險的角度介紹一些情況,談一些思考。


    大約從2001年開始,王巍會長等專家開始撰寫《中國并購報告》,因2002年我國加入WTO后并購大增,所以2002年曾被稱為并購元年。2013年,A股市場完成并購交易總額為5548億元,比以往大幅增加,再一次被冠以并購元年。2014年,國務院制定政策鼓勵并購重組,證監會簡化審批流程,縮短審批時間,并購重組工具不斷增多,宏觀環境有利于上市公司并購重組,行業整合加速,使得A股處于并購重組高發期,并購市場無論是交易數量還是交易規模,都呈現井噴現象,并購資金規模達到了1.56萬億元的歷史紀錄。因此,2014年被稱為中國并購市場井噴之年。之所以說一下2013年和2014年的并購數據,其實是想說明那時候并購的井噴也為今天埋下了風險的隱患,并正在不斷爆發。


    近一段時間踩雷這樣的詞匯頻頻出現,風險已經爆發了。網貸平臺頻頻報雷,整治互聯網平臺已經2488家。非法集資屢禁不止,去年共排查出1.3萬余件,2017年6月以來共有13家銀行降低了信用評級。政府負債高居不下,到今年6月份全國總負債超過60%有15個省市,11個在西部,2個在東部,還有2個在東北。還有大型企業破產,主要問題就是資金鏈發生了斷裂。民營企業股票質押的情況,第一是股票質押率高,質押集中在發達的省份,廣東第一,江蘇浙江第二和第三。控股股東的質押比例高,他們的股票質押率都達到了98%或99%。股票質押應該是上市公司通用的一種方式,但現在核心問題是股票質押爆倉的壓力非常大。按照7月10日收盤價計算,股權質押疑似觸及警戒線的上市民營企業有1157家,占比53.49%,其中質押率50%以上疑似觸及警戒線的83家;疑似觸及平倉線的有624家,占比28.84%,其中質押率50%以上疑似觸及平倉線的33家。年初股市是3500多點,到今天收盤只有2700多點。所以股票質押爆倉會導致風險。對資本市場來說,將會進一步沖擊股票市場。


    從股權質押比例來看,超過50%質押比例的公司并不太多,但是由于大股東同時又是發債企業的主體,從而引發債權市場的風險。民營企業負債和現金流的情況,截至2018 年一季度末,A股民營企業資產總計約15.36萬億元,負債約8.32萬億元,總體資產負債率約為54.16%。主板民營企業整體資產負債率為 60.54%,中小企業板為48.92%,創業板為40.44%。從行業情況看,房地產業、金融業、建筑業整體資產負債率分別為80%、74.3%和 69.73%,位居前三。我國企業部門杠桿率自2012年起開始持續上升,并于2016年6月達到166.9%的高點,此后緩慢下行。截至2017年底,企業部門杠桿率為156.9%,較歷史高點僅回落10個百分點。在降杠桿和強監管政策疊加影響下,企業的現金流和融資受到影響。融資難的趨勢更加嚴重。首先是緊縮信用帶來的問題,6月份社會融資規模同比減少了,主要是信托貸款下降所致。大家知道金融市場的利率和信貸市場的利率是出現分化的,其次是民營企業在證券市場的直接融資,2018年至今,801只發行人為民營企業的債權發行失敗。目前債權評級AA+以下的企業已經很難發債了。


    許多大型民營企業出現風險,我覺得都與前幾年的激進包括并購是有著密切關系的,而風險的爆發又對今后的并購產生重大影響。無論是數量還是規模,同比都是呈下降趨勢。從這個趨勢來看,可能我的判斷有些悲觀,我覺得并購的市場仍然不是太樂觀。在這種情況下,如果能夠像并購公會和光大金控合作來建立并購重組基金的話,我覺得無疑對中國的并購起到了積極的作用。


    大型民營企業遇到的這些風險以及它是如何積累產生并爆發的,原因是多種多樣的。我想至少有這么一些風險,一是防范風險意識嚴重缺乏帶來的風險,二是不重視資金鏈的管理帶來的風險,三是決策不科學帶來的投資擴張風險,四是多元化帶來的風險,五是管理能力跟不上的風險,六是不注重質量品牌帶來的風險,七是法律意識淡薄帶來的風險,八是創新能力不足帶來的風險,九是營商環境不佳,十是國際化,十一是國際貿易摩擦和貿易壁壘,十二就是企業傳承帶來的風險。


     以上這些風險看起來似乎和并購以及和企業的經營發展有些并不直接有關,但實際上最終所有的風險都是通過資金鏈斷裂這樣一種形式表現出來的,黨中央國務院的高度重視,習總書記多次對防范化解風險工作提出要求,作出指示。從民營企業防范風險的角度來說,我覺得一是要把防范化解風險擺在更加重要的位置上。在防范風險中要樹立好幾個關系,一是做強與做大的關系,二是質量與速度的關系,三是多元與專業的關系,四是杠桿率低和高的關系。五是穩與進的關系。六是創新力度大與小的關系。七是市場與政府的關系。八是國內與國際的關系。


    工商聯作為民營企業的“娘家”一直都高度重視民營企業防范化解風險工作,多年來也做了很多幫助企業脫困的工作,下一步我們在這方面將會部署做更多的工作,特別是10月份專門召開一個會議。全國工商聯也一直支持民營企業通過并購實現多元化發展,我們也一直提醒大家要量力而行,防范風險。


    祝本次年會圓滿成功,謝謝大家。

    大香蕉狼人伊人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