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cript id="5ossh"><option id="5ossh"></option></noscript>
  • <video id="5ossh"></video>
    2106-02-07  【精彩回顧】邱曉華:現階段中美貿易之戰的影響|蘇州金融大講堂第59期


    9月21日晚,中國基金博物館特別舉辦第59期“蘇州金融大講堂”,邀請陽光資管首席戰略官、華興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邱曉華,帶來主題演講——現階段中美貿易之戰的影響


    本期“蘇州金融大講堂”由中國基金博物館主辦,蘇州工業園區金融管理服務局指導。共有來自社會各界的約150人現場參與,感謝社會各界的廣泛關注和參與!


    邱曉華

    陽光資管首席戰略官

    華興銀行首席經濟學家



    中美相互反制下,貿易關稅最終會有多高?

    美國的關稅稅率水平或出現二戰以來最大幅度的上升。據克魯格曼分析,如果各國放棄現有多邊規則,單邊設置最優關稅水平,均衡水平的關稅率可能達30-60%。1930年美國實施Smoot-Hawley關稅法案,在所有需要繳納關稅的進口商品中,平均關稅率1932年達到59.1%。據英國央行估算,美國、歐盟、中國、加拿大和墨西哥已宣布的關稅如果實施到位,將使平均雙邊關稅翻倍,并使美國平均關稅提高至50多年來最高水平。



    全球貿易可能因貿易戰大幅萎縮。 受Smoot-Hawley關稅法案影響,1929-1932年美國進口額下降70%。




    未來名義利率走勢判斷

    ——短中期穩定,長期回落

    在貿易戰初期及類滯漲環境下,CPI上升給名義利率帶來上行壓力,但是為避免名義利率上升引爆債務風險,貨幣政策將定向寬松以穩定名義利率,容忍實際利率下降(金融壓抑)。預計1年期和10年期國債利率分別圍繞3%和3.5%為中樞波動。


    更長期看,全面的貿易戰可能意味著美國會把關稅稅率提高到30%-60%之間,或者從量的層面全面限制對華貿易(把中國排擠出美國市場),這將導致貿易總量大幅萎縮,中國經濟可能陷入衰退和通縮,若貨幣政策全面放松,名義利率勢必回落。


    從資產配置角度,未來一段時間需要加強對長久期固定收益資產的配置,以應對貿易戰帶來的對資產價格的沖擊。



    基本結論:國運之戰  短輸長贏

    中美貿易之戰不是偶然的、短期的,而是必然的、長期的,貿易戰開啟國運之戰,它只是中美摩擦的序幕,未來的較量將是全方位的,應有持久戰之準備,但也不需跟著對手腳步起舞。


    中美貿易之戰影響,短期中國受傷害大于美國,眼下只是在市場預期和市場信心層面,表現為股市與匯市的波動,未來將逐步在實體經濟領域反映出來,影響整體經濟下行;長期美國受傷害大于中國,一方面,中國內需潛力足以抵消外需減少壓力,內需的復活,不僅提升國民消費水平和國內投資水平,也將帶動整體經濟恢復;另一方面,特朗普敲響中國發展警鐘,讓國人清醒認識自己的不足,及時修復和完善發展的薄弱環節,夯實長期發展的基礎,從而趕上和超越美國。


    從一個歷史長河角度看,30年河東,30年河西,中國的興起是大勢所趨,歷史潮流不可阻擋。關鍵是我們要順應國際大趨勢,堅持改革開放,堅持和平發展,同時,立足中國實際,弘揚民族優秀文明,激活微觀,凝聚起廣大民眾的聰明智慧,艱苦奮斗,勤奮工作,不斷創新和創造。


    中國基金博物館向邱曉華先生頒發“博物館導師證書”



    大香蕉狼人伊人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