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cript id="5ossh"><option id="5ossh"></option></noscript>
  • <video id="5ossh"></video>
    2018-08-26  【精彩回顧】由國慶:老天津的商界故事 | 博物館下午茶第152期

    8月26日,第152期博物館下午茶在天津金融博物館成功舉辦。本期博物館下午茶由天津金融博物館與天津廣播電視臺濱海廣播聯合主辦,濱海廣播《城市記憶》節目制作人于霽丹女士擔任主持。活動邀請由國慶老師擔任主講嘉賓,主題為《老天津的商界故事》。


    古語云:“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商業行為首先以盈利為目的,但在商言商的同時,也對推進社會發展、服務民生繁榮起到積極的推動作用。天津這座工商與金融氛圍濃厚的城市,近代以來曾是無數商界名人的舞臺,發生過許多生動的商界故事。本期活動中,由國慶老師通過講述天津金融及商業的歲月往事與生活舊影,帶我們領略這座北方金融重鎮的歷史風采。


    勵精圖治振興國貨

     宋則久


    宋則久原名壽恒,清同治六年(1867)出生于一個具有錢莊背景的小商人家庭。15歲時,他到天津義德泰綢緞莊做學徒,后來在慶祥、隆聚、德生錦等商號經商。光緒二十五年(1899),32歲的宋則久受聘出任著名的敦慶隆綢緞莊經理。宋則久一直滿懷實業報國情愫,光緒三十一年(1905)前后,他與友人合股相繼創辦天津造胰公司、北洋火柴公司、報國牙粉公司等企業。1912年,他創辦直隸國貨維持會,以振興實業、強國富民為宗旨,會員眾多。作為一名慈善家,宋則久還頻繁資助于天津社會公益事業。他在天津設立了十二處通俗學校,并出資在天津學校較少的地區興辦了六家宋氏小學。


    創辦天津造胰公司


    天津造胰公司是北洋新政時期的著名企業。清光緒二十六年(1900),八國聯軍入侵中國后,宋則久面對民族存亡危機與洋貨充斥的局面,深感振興實業、提倡國貨的緊迫性。


    光緒二十九年(1903)初,鑒于外洋肥皂充斥市場,宋則久開始籌備創辦造胰工廠。最初籌備地點設于紅橋魚市黃姑庵東,后來遷至閘口元會庵。公司起步階段,宋則久得到著名教育家嚴修的大力支持,嚴修要求家人無分長幼人人入股。宋則久與嚴修次子嚴智怡(1882—1935)等友人募集到5000元(大洋)總股本(每股50元),開始手工制造肥皂、蠟燭等。


    光緒二十九年秋,天津造胰公司正式向天津府署、縣署兩級機關申請注冊,首任董事為宋則久、張星五。到光緒三十年(1904),公司采用機制技術生產的新產品試驗成功。光緒三十一年(1905),該公司在工商部正式注冊,宣告成立。宋則久主持的天津造胰公司以先進技術制造,產品行銷各地,馳譽四海,屢獲殊榮。其產品還獲得過(美國)巴拿馬太平洋萬國博覽會金獎、中華國貨展覽會優等獎等,累計二十多項。至辛亥革命前夕,從資本額來看,天津造胰公司已位居全市第三,宋則久其人也贏得了實業界的廣泛贊譽。


    1937年天津淪陷,日寇統治下,市場上日貨充斥,天津造胰公司的產品銷路大跌,經營慘淡。日軍投降后,因市場物價波動較大,公司損失仍較為慘重。解放后,公司經營才趨于正常,并從上海引進了部分新設備,產量大增。直至20世紀50年代公私合營,天津造胰公司走上了社會主義道路。


    傾力打造百貨售品所


    八國聯軍入侵天津后,直隸總督兼北洋大臣袁世凱在天津大興實業。當時正在估衣街敦慶隆綢緞莊擔任經理的宋則久,以振興國貨為宗旨,用自己僅有的2萬多元,在1913年5月1日接辦了原由官營的工業售品總所。最初,該售品所以銷售小手工業精制日用商品為主,成為當時國內唯一的一家專售國貨新型百貨商店。


    抵制日貨的廣告漫畫


    宋則久勵精圖治,多方充實國產名優貨源,薄利推銷,接辦后10年間,商品品種從最初的300多種增加到4800多種。為提倡國貨,突出特點,該號于1923年更名為天津國貨售品所。到1937年前后,天津國貨售品所的分莊已遍及北平、河北、山東、河南、山西、陜西等地,商品達萬余種。七七事變后,日軍侵占了天津。天津國貨售品所大力抵制日貨,遭到日本人的仇視和干涉,被迫在1939年的時候改名為天津百貨售品所。1945年抗戰勝利,國民黨政府對美國貨實行優惠稅收,美貨充斥國內,售品所為適應新形勢,從1947年開設了國外貿易部,銷售商品中西皆備,于是將字號再度更名為中華百貨售品所。


    天津解放后,中華百貨售品所經過政府扶植,如獲新生,經營情況日益好轉。到1956年公私合營時,其商品品種已達萬余。同年,宋則久在北京香山病逝,享年88歲。1987年5月在鄧穎超同志的直接批示關懷下,中華百貨售品所得以恢復,新建大樓營業面積達2200平方米,成為大型百貨商場。


    開創第一家中國精鹽廠

     范旭東


    天津鹽業史可謂源遠流長,明代中葉以來,渤海西岸已開始采用曬鹽技術。嘉靖年間,蘆臺所產原鹽被譽為“玉砂”。及至明末清初,特別是康熙年間,蘆臺鹽場大面積廢煎改曬,曬鹽技術得以普及,產量與質量有所增加,遙遙領先于國內各地,銷售壟斷了華北、中原的大部分地區。緣此,清末天津出現了一批持有“龍票”執照的鹽商富豪,他們發家后或投資實業,或興建園林,或關注公益,對天津的經濟與文化發展產生了一定影響。


    1913年,我國化學工業的先驅范旭東遠赴歐洲考察鹽務,在學到不少先進技術的同時,也激發了他的愛國熱情。是年年底,范旭東回國,開始籌備創辦鹽廠。他先找到恩師——當時寓居天津的梁啟超,闡述了辦廠的計劃,希望老師給予資金支持。梁啟超也看到了中國民族工業的希望,慷慨拿出自己的大部分積蓄。梁啟超還建言獻策,發動友人為范旭東籌集資金。在師友幫助下,范旭東最終湊得5萬銀元原始資本。1914年9月,中國第一家精鹽廠——久大精鹽公司在天津塘沽創辦。


    久大公司克服了舊式鹽商的重重排擠,改進技術、擴大規模、創建自主品牌。該公司商標為五角形海王星,寓意自強不息,為民造福。轉年8月,久大公司品質純凈、色澤潔白的精鹽上市,受到民眾歡迎。到1917年,久大精鹽工廠已擴充為6家,并逐漸發展成國內頗具規模的近代化工廠。1925年,久大公司已躍居為中國最大的精鹽制造企業,引得國內其他新興鹽廠紛紛效仿。在其帶動下,天津濱海區域在歷史上第一次發揮了強大的工業輻射作用。

    1948 年12 月14 日,漢沽解放,人民政府接管了蘆臺鹽業生產,針對經營荒廢的鹽灘,組織廣大鹽工積極恢復和改建,使原鹽產量不斷上升,為社會主義建設提供了必不可少的鹽資源。1958 年,私營鹽灘全部轉為國營,鹽場的生產逐步實現了規模化、機械化和現代化。長蘆品牌精鹽成為全國一流產品,并遠銷海外。1981年,長蘆漢沽鹽場公司在國家工商總局注冊了“蘆花”商標。寓意海鹽產業像蘆花那樣春生秋旺,永不凋謝。


    謙祥益名揚海內外

    孟養軒


    謙祥益綢緞莊是老天津最知名的綢緞莊之一,1917年,謙祥益保記綢布店由孟養軒創建于估衣街。

    說起山東孟家謙祥益的歷史,可謂源遠流長。孟子的第五十五代孟子倫一支在明洪武二年(1369)自直隸棗強遷入山東章丘舊軍鎮。至清康熙年間的時候,孟家開始發跡,大量購置土地,從事商業活動。至清代道光年間,孟家已由行商變為坐賈,在北京和濟南均開設了祥字號布店。


    到了慶年間,孟家后代孟毓溪在素有“山東第一村”的周村開設了恒祥染坊。嘉慶末年,孟毓溪的外甥董連元進店學徒,后被委任為經理,恒祥號更名為謙祥益。董連元在任期間,謙祥益得到了快速發展,又相繼在各地開設分店,謙祥益的資本迅速累積。約道光十年(1830)左右,董連元在北京前門外東月墻開設分號。由于經營有方,北京謙祥益生意極為紅火。此后幾十年,謙祥益接連在前門外鮮魚口開辦了謙祥益南號,在前門外珠寶市開辦了益和祥,在鐘鼓樓開辦了謙祥益北號。


    謙祥益生意滿門、贏利無數,然而孟家的人丁卻不似生意那般不旺。孟繼頨的夫人年過五十尚無子嗣。孟繼頨與尹姓丫鬟于光緒十七年(1891)共同育下一男孩,就是孟養軒。孟養軒天資聰穎,經過培養歷練,成年后掌管了謙祥益的產業。


    到清末民初,謙祥益發展進入鼎盛時期,除了上述分號外,在天津、煙臺、蘇州、漢口、青島多地開設謙祥益綢布店20余處,形成龐大的加工營銷系統,總投資白銀400萬兩,比開張之初的資產增加了百倍左右。當時的謙祥益成為全國規模最大的絲綢布匹店,名揚海內外。


    如今的謙祥益文苑位于估衣街中段,這里曾是百年綢緞莊“謙祥益”舊址


    在孟養軒主持下,謙祥益進駐天津后,分別開設有謙祥益保記、謙祥益辰記兩家大型綢緞莊。謙祥益主要經營棉布、綢緞、呢絨、皮貨等四大類商品,其中以棉布數量居多。謙祥益深諳“不怕不賣錢,就怕貨不全”的經營之道,即使已過時的布料也有庫存,以利顧客方便。豐厚的資本也使他們能備以水獺、海龍、貂皮等名貴皮貨。謙祥益運用經營場地寬大的優勢,推行開架售貨,并有一套相應的服務措施。顧客進門遠接高迎,無論買多買少均由售貨員陪同去貨架前挑選商品。對待大主顧更是好茶好煙伺候,不敢怠慢。謙祥益奉行的經營理念類似于當下的“顧客就是上帝”,要求售貨員講話必須和氣,講究語言藝術。對于大路貨商品,往往低于市價銷售,而一些專有貨品的定價則高于一般商品。為刺激消費,謙祥益還曾采用買十尺加送一尺的辦法。正由于這些經營方式,謙祥益得以躋身全國知名綢緞莊的前列,久盛不衰。

     

    恒源紡織推“藍虎”

    章瑞廷


    恒源紡織廠機器轟鳴、熱烈生產的景象


    光緒二十九年(1903),周學熙在天津創辦直隸工藝總局,大興實業,轉年成立的實習工場開始了機器織布業。天津第一家機器紡紗企業——北洋直隸公署官辦的直隸模范紡紗廠則于1914年3月在新開河耳閘以南,南六馬路北隅創辦。此地原有一處浮橋式渡口,紗廠在北岸開辦后,渡口又被俗稱為“恒源渡口”,每日來往客流量眾多。第二年,章瑞廷在模范紡紗廠附近開辦了恒源帆布公司。


    章瑞廷原是一個小商人,經營洋布起家,他在后來開設的軍衣莊承制軍裝、被服、篷帳等軍需品,軍閥混戰時期,章瑞廷獲得了巨額利潤。特別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爆發使軍需品進口減少,章瑞廷與軍中要員聯手經營,財源廣進,成為富商(后曾任邊業銀行天津分行經理,1934年還捐資6萬元在南開中學慰亭禮堂原址重建了瑞廷禮堂)。


    精明的章瑞廷盤算著恒源若能與直隸模范紗廠合并成一個大紗廠,業務必定會更勝一籌。在直隸省長曹銳的積極疏通、參與下,兩廠于1919年重組為恒源紗廠。同時吸納新股,擴建廠房,添置機器,于1920年8月正式開工。其生產規模進一步擴大,成為當時天津資本最大的紗廠。該廠在天津率先機織平布,所產棉紗、帆布等暢銷各地,公司下屬的八仙牌、藍虎牌、跑車牌頗有名望。


    1924年,馮玉祥發動北京政變,逮捕了曹銳,目的是要曹銳吐出貪污贓款,但曹銳誤以為馮玉祥要殺他,因而自殺。失去靠山的恒源公司處境越來越困難。1935年前后,恒源公司已無力償還債務,不得不將該廠委托誠孚企業有限公司管理,產權仍歸恒源所有。


    誠孚公司由銀行家周作民、林裴成于1925年在天津法租界中街(今解放北路)開辦,具有一定經濟實力。被接管后的恒源公司銳意改革,檢修機器,提高棉紗產量與質量,同時在天津、上海招募女工進行操作訓練,經營大有起色。公司重要的品牌——“藍虎”商標從原來的單一藍色印刷更新為彩色,商標上端的花朵中特別標明了“彩”字,以示換裝。“誠孚管理”字樣也添加到商標的重要位置。


    抗戰時期,天津的許多民族資本紡織企業無法抵擋日商的排擠,但恒源公司與北洋公司、達生公司憑借較強的實力堅韌地幸存下來。抗戰勝利后,法幣貶值,恒源借勢還清了誠孚公司的的債務,收回了企業。


    天津解放后,恒源紡織迅速恢復生產,企業蒸蒸日上。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恒源公司先后更名為精紡毛紡織廠、天津第一毛紡廠。較先進的設備與龐大的生產規模,讓企業成為華北最大的毛紡織廠,產品深受海內外消費者歡迎。1991年11月,企業恢復“天津市恒源毛紡織廠”原名。進一步發展的恒源廠不斷進行技術改造,并引進德國、意大利新型設備。改良品種、新增花色。多種新研制的布料獲得國家級大獎并暢銷全國,且遠銷40個國家和地區。近年來,隨著城市工業布局的調整,恒源毛紡織廠在津南咸水沽鎮東張莊東再建新廠,走向可持續發展的新征程。


    全民游行,抵制日貨


    近代以來,天津開商埠,通有無,風氣日益開化,民族工商業發展日臻繁榮。到天津置地辦廠、安家定居的達官顯貴、商界名人也越來越多。因此,天津商界便成了這些商人的舞臺,上演著各種精彩紛呈的故事。除了上文詳述的三位近代實業家,還有百年來在津門家喻戶曉的”德華馨“手工布鞋,其經理其趙梓軒兢兢業業、精益求精地經營,樹立起良好口碑;懷有強烈事業心的傅秀山,使名不見經傳的”金雞牌鞋油“紅遍大江南北;曾和天津謙祥益綢布店齊名的老字號瑞蚨祥綢緞莊,在其老板孟雒川的經營下成為當時世上最早的連鎖企業;還有棄政從商、一心興辦實業的陳承修,他募集股本300萬元,于1920年5月創辦大紗廠,該紗廠生產出來的優質面紗曾風靡全國。


    天津近代史上曾發生的那些商界往事雖已遠去,但仍留給后人許多遐想、追憶的空間,從中了解在那個風起云涌的時代,天津作為首屈一指的大都會,對中國近代民族工商業發展的重大影響及深遠意義。



    天津金融博物館下午茶系列講座自開辦以來得到了廣大市民的廣泛參與,“下午茶”主講嘉賓來自于各個領域,定期為大家講述各種不同時期的金融歷史,為人們的日常生活增添異彩。最新活動信息請關注天津金融博物館官方微信、微博,更多精彩活動期待您的參與。



    長按識別二維碼

    關注我們

    大香蕉狼人伊人综合网